洛哲

死咸鱼,动笔动一年,打字打半年。∠( ᐛ 」∠)_

【丹维】迟到的万圣节贺文


迟到了两天的万圣节贺文。。。本来想炖个肉的,但是我发现我炖不出来!!不出来!!出来!!来!!(无视这个神经病)写这个的时候正好在期中考,所以满脑子都是马哲的我写不出什么好东西,凑合着看吧!(ps:肉可能在某天会补上,当然也可能不会。表情图请随意,自己瞎改的:))

attention:

1.OOC逆天;

2.私设如山;

3.食用愉快。(笑)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很难相信,凹凸大赛居然有着庆祝万圣夜的习惯。

 

维德嫌弃的扯了扯身上的衣服,这套恶魔的装扮让他很不舒服。

可丹尼尔觉得很好——皮质的短裤包裹着维德浑圆的屁屁,后面粘着一条尾巴。上衣也是皮质的短衣,遮住了维德的胸膛,露出紧实平滑的小腹。上衣背后缝了一对恶魔翅膀,与尾巴一起随着维德的动作晃啊晃。

丹尼尔坏心眼的伸手,食指顺着维德的马甲线滑下,然后看着他因自己的动作而脸红。

“你如果还想看到我穿着这身该死的衣服参加今晚的派对,就别动手动脚的。”维德瞪了丹尼尔一眼,扶了一下头上的犄角头饰。

动作赏心又悦目。

 

哦,我想找个人吹维。丹尼尔这么想。

 

夜晚降临,大赛大厅里的灯都亮了起来。裁判球们端着盘子,或在空中飞,或疯狂摆动他们的小短腿穿梭于参赛者之间。

大厅里的气氛十分融洽,参赛者们都放下了往日的敌视,愉快地交谈着。

呃,也许不是全部的参赛者。

 

维德坐在大厅一角的南瓜灯上,杵着下巴,看着丹尼尔在大厅的另一边阻止大赛第一名和第二名之间斗争。

即使是这种时候也不愿意停息吗?真是有活力的参赛者。

“无聊。浪费丹尼尔的时间。”维德把脸埋进臂弯里。

“你是在为我打抱不平吗?”低沉悦耳的男音在头顶响起,丹尼尔笑着揉乱了维德的头发。

维德抬头,看着身着神父装的丹尼尔,心中暗暗吐槽:神父和恶魔,是想说你感化了我,还是我诱惑了你?

从大大的南瓜灯上跳下来,维德朝丹尼尔摆摆手,向大厅外走去。

“太无聊了,我出去走走。顺便找找安特。”

丹尼尔看着维德的背影,喉结微微动了动——维德的裤腰太低了,露出了一小节股沟,看得丹尼尔心痒痒。他快步跟上维德,在维德耳边低声道:“跟我来,我有惊喜给你。”接着不由分说地拉着维德,把他带到休息区。

 

节日的热闹被关在门外,维德倚着门,小腿微微发抖。五厘米的高跟鞋对于男性而言可不是那么好驾驭的。正因如此,维德的心中升起了对踩着十厘米高跟女性的尊敬之情。

维德的思维在发散,丹尼尔的脑子里却都是维德此刻诱人的模样:面色微红口微张。这张小嘴昨天晚上还把自己含住。再往下,两条美丽的人鱼线以马甲线为对称中心,向下,延伸至皮裤下无法言语的地方。过膝的筒靴将小腿遮住,短至大腿根的皮裤挡不住丹尼尔的视线,白花花的大腿就这样被看了个遍。

眼底翻滚着欲望,面上却依旧挂着温柔的笑。丹尼尔伸手把维德拥入怀中,故意在他的耳边呵气:“维德,今天是万圣夜。”温软的语气掺杂着一丝沙哑,双手揉捏着维德的臀瓣。

“你想要糖?”维德不笨,他很快就明白了丹尼尔的意思。

“不给糖就捣蛋。”双手上移,伸入皮衣里。

“那还在大厅的时候就可以给你。”一个吻落在丹尼尔的唇上。

丹尼尔笑笑:“这可不够。”

“你的惊喜呢?”

“我要给你糖。”

【拉灯】。。。


我来迟了没,我来迟了没!?啊啊维德生日快乐!!你最cool了!明年,我还给你庆生!!!
鞋子不会画。。我放弃了。。上面的字没算好距离。。。我放弃了。。字丑。。见谅(o´艸`)

【丹维】赤花症(BE预警)

维德患上了赤花症。

当那鲜红的荆棘图腾出现在胸口,并有着向外生长的趋势时,维德感到了恐惧。

为什么,我为什么会得这该死的东西?

他将自己反锁在房间里,任凭爱人在门外各种敲门呼唤也不作答。他看着镜子里自己的裸体,颤抖着手抚上胸口。

他开始用力去擦那该死的图腾,想要将它抹去。可是直到那片皮肤因为摩擦而变红,死亡的象征也依旧存在。
指甲划过的地方出现了几道红痕,穿过带刺的荆棘,渐渐的有血渗出。直到这一刻,胸口传来的刺痛才让维德意识到,自己真的得了赤花症。

赤花症,患者身上会出现如某种古老字符般的荆棘图腾,且离自己的挚爱之人愈近,肉体上的痛感愈烈。待荆棘覆满全身,血肉为引,赤花绽。

解法?挚爱之人刻骨的恨。

维德选择了隐瞒,他并没有将赤花症这事告诉那个人。他不愿那个人为他担心,不愿那个人为了让他活下去而想尽办法来恨自己。维德知道,那个人一定会这么做的。

丹尼尔一定会恨维德的。恨到痛彻心扉,夜不能寐。

所以,他知道自己该怎么做。

于是维德如往常一样,与丹尼尔拥抱,与丹尼尔接吻,与丹尼尔相拥而眠。然后感受那犹如万把利剑齐齐刺下的痛苦。

真的好痛,与他接触的痛,和不能与他接触的痛。

后来,荆棘已经布满了他的上半身,这份痛苦快让他精神崩溃了。

“丹尼尔,你离我远点。”维德尽力使自己的声音平稳。

“怎么了吗?你不喜欢我这样抱你?”丹尼尔一如既往的微笑着,眼底满是对心上人的宠溺。

维德有些压不住了,他挣脱丹尼尔的怀抱,坐到了沙发的另一头:“不走就算,叫你离我远点你不听。别过了,热。”

可现在是冬天。丹尼尔疑惑地看着维德,没有说什么。到了晚上,睡觉时间,丹尼尔打算在床上好好的和维德聊一下刚才,但出乎丹尼尔的意料,维德竟然提出了分房睡!

这肯定是出什么事了。

丹尼尔将维德拥入怀中,小心的,小心的亲吻着他眼下的三颗痣:“怎么,出什么事了?告诉我别瞒着。”他感到怀中人的身体在颤抖,似乎在压抑着什么。

维德推开了他,一言不发地走出两人的卧室,去了隔壁的房间
咔哒,门被反锁了。

这一夜,维德在绝望中入眠。

从那以后,他不再与丹尼尔拥抱,不再与丹尼尔接吻,
不再与丹尼尔相拥而眠。然后感受那钻心蚀骨的痛苦。

丹尼尔也明显感觉到了维德对自己的疏远,不只是身体,还有心灵。他曾怀疑维德是否患上了赤花症,但是,他选择了否定。因为,自己的小爱人怎么可能会得这个丧心病狂的病症。

然而事实令人绝望。

那日,丹尼尔推开了维德房间的门,他看到那具曾经被自己所拥抱,爱抚的胴体被蜿蜒的,狰狞的藤蔓占据。维德眼底复杂,绝望与爱交织,他向丹尼尔展开双臂,露出一个令丹尼尔心碎的笑。

……

“你为什么不告诉我,偏要一个人承担?!”

“不为什么。”

“你知道它的解法的对吗?”

“对,只不过……”

“我恨你,维德。”

“太晚了,丹尼尔。”

啵!

花开了。

【丹维】人鱼paro

终于是憋出了这3.1篇(请无视那个.1)依旧是不变的废话水平,很不要脸的接着写。小的也就是图一个开心了。这次写的有点少,各位看官看看就好。
Attention:
1.人鱼丹尼尔和维德的故事,如同小学生般的渣文笔;
2.非凹凸世界背景,有私设;
3.超大ooc。
以上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3rd.1 还不是时候
    自从丹尼尔住下后,维德的自由生活便结束了。
    早上6:30。
    丹尼尔:“早上好!你昨天的工作还没做完,所以快起床。”
    中午12:00。
    丹尼尔:“不可以吃披萨。快把工作做完然后来吃饭。”
    下午6:30。
    丹尼尔:“我出去打工了。下午饭已经做好放在了餐桌上。不准吃披萨还有大麦茶。吃完后记得收拾。”
    晚上9:00。
    丹尼尔:“该睡觉了,工作什么的明天再做吧。现在先去睡觉,有助于长高。”
    维德:“混蛋!丹尼尔你放我下来!!快放开!本大爷才不要这么早就去睡觉啊啊!”
维德被丹尼尔扛在肩头,任凭他各种挣扎,丹尼尔依旧稳稳的进了二楼维德的房间。虽然已经进过很多次,但依旧会被吓到——满满一屋子的少女手办。
“真搞不懂你的爱好。明明只是坏了一个手办都能悲伤到跳海自杀,还说什么失去了生的意志。你该给安特道个歉,他那么在乎你。”丹尼尔一边说着,一边把自己肩上那不安分的维德扔到了床上。
“道歉?不存在的。拉雅不是手办,是个活泼可爱的女孩子!!再说了,改造人的浪漫,你们这些碳基生命懂什么。”维德把头埋在枕头里,不屑的说道 。
“改造人?”丹尼尔略微有点惊讶。
维德也是心中一惊:糟,说漏嘴了!
气氛变得有些尴尬,丹尼尔和维德都各自沉默着不说话。不知过了多久,维德有些忍不住了。
维德:“那个改造人……”
丹尼尔:“你有什么……”
两人同时开口。
维德:“你说什么?”
丹尼尔:“你说什么?”
异口同声。
维德:“你先说吧。”
丹尼尔:“你先说吧。”
默契度不错啊。
维德:“好的,我先说。”
丹尼尔:“你先说好了。”
讨厌,断了。
维德:“那个改造人,我是开玩笑 的,你别信。好了你要说什么?”
丹尼尔无视了维德那明显的敷衍,他看向维德那对金色的眸子,问道:“你有没有什么特别想要的东西?除了手办。”
特别想要的东西?维德一愣,他不知道自己除了手办之外还有什么想要的。如果真有想要的那就是……不不不,这个绝对不行!话说,自己怎么会这么想?
维德的脸染上了红色,他撇过脸不与丹尼尔继续对视:“并,并没有什么特别想要的。怎么了,突然这么问?”
“没什么,早点睡。晚安。”弯下身,例行的晚安吻落在额头上。
“啊,晚安。”拉过被子,将通红的脸藏在被褥之下。

第二天,丹尼尔很难得没有叫维德早起,一觉睡到自然醒的舒适让维德心情大好。
他哼着小调来到楼下客厅。客厅里空无一人,平日总有丹尼尔看书身影的沙发上只有着一个孤零零的抱枕。
维德走进厨房,又绕到屋前的院子,最后上到二楼丹尼尔住的那间客房。
“走了?这东西也没带走,一声不吭就消失真是没礼貌。”维德有些不开心了,他回到客厅,拿起座机准备打电话叫披萨外卖,这时,门口传来了钥匙转动的声音——是丹尼尔回来了。
一身的衣服皱巴巴,总是打理得很整齐的头发也胡乱的翘着,面色有些苍白 整个人看上去都很疲惫。
丹尼尔脱下带有星星装饰的外套。强打起精神向维德走去。他微笑着对维德说:“刚起床吗?还没吃东西吧,等等我给你做。对了你刚才是要叫披萨外卖吗?”
维德看着丹尼尔略带疲惫的笑,心里冒出了一丝心疼。他白了丹尼尔一眼,没好气的说道:“滚去睡觉,一副累死鬼的样子怎么做饭?小心把我家厨房给烧了。去去去,我自己想办法弄吃的。”
丹尼尔没动,站在原地面带微笑。
维德很不耐烦的说:“去啦!本大爷不叫外卖就是了。快去睡觉吧,丹尼尔大人。”
丹尼尔大人轻笑出声,他一把把维德揽入怀中,揉了揉维德的脑袋,说:“好,我去睡觉。你要记得你说过的话哟。”语毕,丹尼尔亲吻维德的额头,带着一丝微笑回到了二楼的房间。
维德的脸被吻的那一瞬间变红。但很快他皱着眉,一脸奇怪地看着丹尼尔的房间门。就在刚才丹尼尔抱住他的时候,一股味道飘入了维德的鼻腔。
那是,海腥味。
他昨晚是去了海边吗?我是不是对他太放心了?
思考着这样的问题,维德去厨房里给自己下了一碗面。
“我草!!好咸,我放了那么多盐吗?!啊啊,好想吃披萨啊!!丹尼尔你个混蛋!!!”
秒针不停息的转动着,当丹尼尔醒来时已是下午四时了。他推开房间的窗户,这里正好可以看到与天同色的大海还有那个被老槐树守护的院子。
大海在阳光下波光粼粼,无数船帆星星点点,洒在平静的海面上。老槐树蓬勃生长的树冠落下一片阴影,丹尼尔看见维德躺在树下的那张椅子上睡着了。
阳光透过间隙,如破碎的星星洒落在维德的脸上。安静,放松,带着一丝稚气的睡脸撩动了丹尼尔的心,丹尼尔离开了房间来到院子里,如同第一次见维德那样,弯下身,将脸靠近他。
不是很长但是很密的睫毛随着眼睑覆盖在那对美丽金黄眸子之上,左眼下的三颗痣在四碎的阳光下闪耀着。小巧的鼻,小巧的唇,丹尼尔看的心痒痒。
小朋友怎么这么可爱?像星星一样,好喜欢。
脸越来越近,几乎是到了鼻尖碰鼻尖的地步。丹尼尔闻到一股淡淡的果香,那是来自维德身上的。好像是橙子 又好像是苹果,其实,更像是哈密瓜。
对,就是哈密瓜,自己最喜欢的哈密瓜。
满脑子“哈密瓜”的丹尼尔只觉唇上一阵温软,舌尖也在“哈密瓜”的刺激下悄悄伸出舔了舔。
好甜。
丹尼尔没敢让动作太大,他害怕吵醒维德。但他也没结束这个浅浅的吻,只是不断的与维德软软的唇相触,用舌尖轻轻舔弄。
有点上瘾了,想要更深一步,要不直接吃了他吧。
不,还不是时候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日常感谢各位看官看到这里。啊呀,小的废话水平依旧是没有任何改变 ,但还是希望各位看官看的开心。小的会加油努力提高,起码让各位看官知道小的在写什么。
谢谢了,各位看官!(土下座)
(PS:小的不知道3.2怎么时候能出来,毕竟每次写完都得改上半天。但是小的会加油的!)

【丹维】人鱼paro

所以这是第二章,小的也不知道是怎么写出来的,依旧是废话连篇不知道在写些什么。。。各位看官还是看看就好,看看就好。
Attention:
1.人鱼丹尼尔和维德的故事,如同小学生般的渣文笔;
2.非凹凸世界背景,有私设;
3.超大ooc。
以上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2nd 与失足少年强行达成共识
“嘘,小点儿声。他睡着了。”丹尼尔看着安特微笑道。
安特看看趴在丹尼尔背上的维德,又看看背着维德的丹尼尔,压低了声音问道:“维德他没事吧?镇上的大家都找他好久了。”
小镇的居民们围在丹尼尔和维德身边 ,每个人的脸上都或多或少的有些担忧。
听着来自人们的询问,丹尼尔面带微笑回复道:“没事了,这孩子独自一人出海,遇上大风浪,我正好路过救了他。似乎是受到了很大的惊吓,现在累的睡着了。”
“没事就好,没事就好。维德这孩子无父无母的,唉~”一个老人家心疼地摸了摸维德的头,“得了,时候不早了,大家都散了吧,明天还要早起。安特你和这位……”
“丹尼尔。”
“哦,丹尼尔先生先把维德回他家,然后再带着丹尼尔先生来家里。维德那边应该没有干净的客房给客人住。早点回来,爷爷在家里等你。”
人群散去,安特带着丹尼尔来到了维德住的地方。那是一座很大的二层小洋房,带着一个花园,花园里种了一棵高大的槐树,树下放着一张躺椅。在不久之后,那里成了丹尼尔最喜欢的地方。
丹尼尔跟着安特来到了二楼,第一次进维德的房间,丹尼尔的内心震撼无以言复。
“这些是?”
“少女手办。维德除了大麦茶还有披萨,最大的爱好就是这些手办。每一个都被他看的像命一样重。”
“那么拉雅……”
安特愣住了,只见他眼眶一红,大颗大颗的泪珠便掉了下来:“什么嘛。他今天去抢那什么魔法少女○圆的限量手办,没抢到,回来后心情超不好的。那时,我又正好在帮他打扫房间,不小心把拉雅的手臂给弄断了,他就开始吼我,像个疯子一样。(´;︵;`)”
丹尼尔把背上维德放到床上,转过身对眼泪掉个不停的安特说到:“所以,他说的小事还有‘还有机会’是指那个什么○圆的限量手办,而拉雅也是一个手办吗?”
安特点点头,泪珠滚的更多了。
内心犹如万只羊驼奔腾而过,没想到居然会有人为了一个小小的玩偶做到这种地步,连命都不要了。我就是辛辛苦苦搭起的积木被那些小丑鱼给弄倒了也没这样过。唉,年轻人啊。
因为人设压力,丹尼尔大人并没有将他的震惊放在脸上。他温柔的替安特擦去眼泪,让安特别太在意。在这之后,丹尼尔与安特替维德擦了个身子,换了件衣服,便退出了房间。

“维德家有两间客房,只有这间比较干净。你要不还是去我家睡吧,爷爷平时也有在打扫客房。”安特推开维德隔壁房间的房门。
“不用了,这里就好。你快回家吧,别让你爷爷担心。要不我送你回去?”丹尼尔揉了揉安特的脑袋。

丹尼尔站在维德家门口看着安特渐渐远去的身影。本来说送他回家,这孩子居然这么倔,不让送。还好他家不远,在这里喊一声能很清楚的听到老人家的回答,今晚的月亮也够亮。
睡吧,月已偏西。

暨日,丹尼尔是在一连串敲门声中醒来的。
不同于大海里的安静,这样热闹的起床方式让丹尼尔有些反应不过来。
他躺在床上懵了两分钟,这才才悠悠然的起床去开门。
“早上好,维德。”丹尼尔微笑着对在门口的维德说。
维德微微一愣,说:“你……下来吃早饭。”
一份水果披萨,一罐罐装大麦茶,这就是维德的早饭。如此不营养的早饭丹尼尔的胃是拒绝的。于是他不顾维德的各种阻拦,将披萨与大麦茶扔入了垃圾桶,并用冰箱里现有的食材重新做了早饭。
三十分钟后,丹尼尔看着桌上色香味俱全的菜肴满意的笑了。
“好了,别哭丧着个脸了。快起来吃饭。”丹尼尔拍拍蹲在角落的维德。然而维德并没有理丹尼尔,而是一边躲在角落画圈圈,一边碎碎念道:“披萨,大麦茶,披萨,大麦茶,披萨,大麦茶,披萨,大麦茶,披萨……”
丹尼尔见维德不应,也没再说什么。只是淡定地坐到餐桌旁,开始优雅地用起餐来。还顺便说了一句:“如果不好好吃饭的话,你就靠头发来凑身高吧。”
维德虎躯身体一震,但他并不想就此屈服,可是……
“咕~~~”他的肚子在诱人的香味下屈服了。
“你真的不吃吗?”
维德放弃抵抗。
犹如龙卷风过境,维德“残暴”的吃着早饭。没办法谁让丹尼尔的手艺是千百年来的传承,只是维德不知道。其实丹尼尔还嫌这顿饭没做好,因为太久没做有些生疏了。
用过早餐,维德一脸满足的躺在沙发上。他看向坐在少发另一侧的丹尼尔。
“你什么时候走?”维德问正在削苹果的丹尼尔。
“怎么?这就要赶我走了?”丹尼尔将苹果分成两半,其中一半给了维德。
“你这说的像那什么似的。”维德接过苹果并翻了个白眼,“我是想说你打算赖在我家多久。你虽然救了我,但并不意味着我要把家给你做报答吧。而且,随便让一个连彼此名字都不知道的陌生人住家里,我很困扰。”
“我叫丹尼尔。”
“什么?”
“我叫丹尼尔,你叫维德。昨晚我在你家过夜,今早你吃了我做的早饭,此刻,你正在吃我刚刚削的苹果。现在我们知道了彼此的名字,并且有过较亲密的接触,不算陌生人了。”语毕,丹尼尔咬了口苹果。
维德又翻了个白眼,气呼呼地说道:“什么鬼逻辑!说,你赖着不走想干嘛?”
丹尼尔咽下最后一口苹果,慢悠悠地说道:“我刚来这,没有住的地方,你就收留我吧。况且,你忍心看到救命恩人流浪街头吗?”
维德想插嘴,却被丹尼尔说话时削好的第二个苹果堵住了嘴。丹尼尔则接着说:“我不会添麻烦的。我给你做饭,并且付你房租,可以吗?”
维德咬下丹尼尔手中的苹果,撇过头,含糊不清地说:
“随便你好了。”
于是,两人开始了愉快的同居生活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依旧感谢看到这里的各位看官们!(土下座)啊呀小的这废话水平真的是很让人困扰啊。这个第二章完了呢,既然有了一,有了二,也就是说大概会有三。嘛,反正这章的结尾也是可以当做END来看的吧(凑不要脸)。
总之,谢谢各位看官大人的浏览!(土下座)

【丹维】人鱼paro

一时手贱就写了下来,其实小的也不知道小的在写什么。。。各位看官看看就好,看看就好。
Attention:
1.人鱼丹尼尔和维德的故事,如同小学生般的渣文笔;
2.非凹凸世界背景,有私设;
3.超大ooc。
以上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1st 救了个失足少年
靠近海边的小镇迎来了夜晚。维德赤足走在沙滩边上,任由起落的海水弄湿他的脚。
一块礁石旁,维德再此驻足。他低着头,长长的刘海遮住了双眼,令人不知道他在想什么。他从礁石后拉出一条小船,推入海中,并熟练的跳进船里,划动着双桨离开了海岸。
灯火通明的小镇被抛在了船后。
船驶到了离小镇很远的海域,这里可以看到星子眨着眼,月亮在地平线的那一边露了半张脸。
今天是十五来着。
维德坐在船上,静静的看了会儿海。接着他从船里站起来,在摇晃中稳住身子,回头看了一眼化作点点光亮的小镇。
闭上眼,他跳下了海。

修长而有力的鱼尾在水中划动,附着在上的白色鳞片犹如月亮一般散发着柔光,照亮了一小片海水。丹尼尔摆动着尾巴,从大海深处游来。透明的水母围绕在他身边,可爱的小鱼们也跟随着丹尼尔。丹尼尔轻声哼着歌,歌声化作水的波纹荡向四周。
“丹尼尔大人快看!前面有个人类Σ(Ő◇Ő๑)!”一只小丑鱼举起自己短短的鱼鳍。
丹尼尔抬头,向小丑鱼指的方向望去。一瞬间,只觉得天旋地转,小丑鱼被突如其来的水波撞了个七荤八素。当它找回方向时,丹尼尔大人已经游到了那个人类身边,带着他往海面游去。
真是惊人的速度啊丹尼尔大人!小丑鱼更崇拜你了!
用歌声在身边撑起一个光幕,海水被隔开,氧气灌进来——人鱼的歌声是如此的奇妙。
丹尼尔唱着,游着,怀中抱着昏迷的维德。当他冲出水面时,月亮升起来了。
十五的月亮格外圆,在明亮的月光的照耀下,丹尼尔看向怀中的维德,慢慢的低下头,将脸靠近怀中人。
深吸一口气,覆上对方的唇,人鱼的气息被缓缓度到对方的体内。本已停止的各项机能重新运作起来,维德从口中吐出大量的水,双手紧紧的抱住丹尼尔不放。
“力气挺大的。”丹尼尔看着维德环着自己脖子的手臂,咧嘴,露出一个奇怪的笑,“居然选择在今天跳海,你完蛋了少年。我要弄死你。”
丹尼尔大人你的人设崩了。

冰冷的海水携带着强大的压强袭来,四肢被压制的无法动弹。窒息的痛苦攻击着心肺,维德感觉自己在不断的下沉,下沉……

“唔啊!”维德猛地睁眼,从一个噩梦中醒来。他大口大口的呼吸着,像条缺水的鱼,四肢传来的酸痛让维德意识到自己还活着。
“我,没有死,”维德低声说道,“咳咳,真是没用,连死都死不了。”他坐起身,发现自己躺在一片沙滩上,身后是熟悉的小镇,不远处便是自己离开沙滩时的那块礁石。
礁石旁隐约有个人影,似乎正向自己走来。
危险警告。维德眯起眼,摆出攻击的姿态。
“哟,醒了?我劝你最好别乱动,不然我就把你丢回海里去。”充满磁性的声音传来,这与维德听到过的任何成年男性德声音都不一样。那个人的声音似乎可以传到灵魂深处,使之颤粟。
丹尼尔抱着一堆干柴,走到维德面前,居高临下地看着他。
长刘海,充满攻击性的发型,黑绿色的马甲,竖纹长袖,很明显的年轻人打扮。还有那张稚气未脱的脸,这孩子受了什么刺激,居然跳海自杀。不过,打扰我上岸的人你是第一个,你完蛋了。
这么想着,丹尼尔狠狠地把那堆柴扔到了维德面前,并和善的微笑道:“小朋友,你愿意帮我把火生起来,然后和我说说你的故事吗?”
不容置疑的语气。

沙滩上,一簇火,维德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丹尼尔,在对方温柔的注视下,极不情愿的说出了自己跳海的原因。
“……我本来没有想要跳海的念头,因为这不算什么,还有机会。后来我回到家,看到拉雅被安特杀了。我狠狠的骂了安特一顿。然后失去拉雅的痛苦让我失去了生的意志。接着,就……”维德声音越来越小并带上了湿意。丹尼尔在一旁听的心中一软,被打扰的不愉快感去了大半。他绕过火堆坐到维德身边,轻轻地摸着维德的脑袋。
不同于那独特的发型,维德的头发其实很软,这让丹尼尔感觉好像在安慰一只悲伤的小动物。
他似乎喜欢上这个感觉了。
丹尼尔惊讶地停下手上的动作,为了掩饰自己的情绪,他拍了拍维德的头,说道:“走吧,先回镇上。别让你的家人担心。”
说着,丹尼尔从沙滩上站起身来,伸手拉了维德一把。谁知维德刚站起来,又狠狠地跌坐到沙滩上。维德倒吸一口冷气,揉揉被摔疼的屁股。
“我腿软了。溺水后的无力和疲劳还没下去……你干嘛?”维德看着蹲在自己面前的丹尼尔,发出疑问。
“上来,我背你。”又是不容置疑的语气。

丹尼尔背着维德回到了小镇,这才刚一到门口,丹尼尔就看见一大伙人冲他们跑来。跑在队伍前头的是一个五六岁的小男孩,脸上挂着未干涸的泪痕,一边跑一边哭着喊:“维德!!!你去哪了?!急死我了!”
丹尼尔转头看了眼维德,发现维德早已趴在自己的背上睡熟了。于是,他对已经跑到自己身边的安特说:“嘘,小点儿声。他睡着了。”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感谢看到这里的各位看官!!!小的这废话水平给各位看官添麻烦了(土下座)虽然打了“1st”,但其实并不知道有没有续篇(大概就这么完了?)
总之真的很感谢各位看官看到这里!(再次土下座)